小说吧

繁体版 简体版
小说吧 > 表哥今天也最偏爱我 > 第29章 相怜

第29章 相怜

林盛扶着定远侯夫人从冯家的船上下来。

不等回去, 他已迫不及待向定远侯夫人问起情况。

定远侯夫人嗔怪看林盛一眼:“哪里就能在外面聊这些事情?”

林盛耳朵红了红,匆忙扶侯夫人回去了。

待再无旁人,他扶着侯夫人坐下, 倒一杯冰镇酸梅汤递过去, 又一次询问。

侯夫人喝过酸梅汤才不紧不慢笑道:“我瞧过了, 那小娘子确实是个好的, 盛哥儿眼光不错。”

被肯定的林盛眉眼欢喜:“卫小娘子知书达礼、温柔善良……”

“若不是个好的,我也没脸求到母亲跟前。”

侯夫人含笑看他一眼:“也该说你是到得这般年纪, 会考虑这些事了。”说着脸上又有为难之色,“你喜欢,母亲我自然不会反对,何况那小娘子很不错,可你父亲那边,恐怕是不大容易。”

“喜欢归喜欢, 前程便不要考虑了么?”

“那位卫家的小娘子……”

林盛听定远侯夫人谈及这些, 脸上的笑容消失,肃然道:“母亲,前程功名合该我自己去挣。”

“哪有指望着一门好亲事、指望着自己夫人的道理。”

“这绝不是大丈夫所为。”

林盛语气坚定说。

定远侯夫人目露无奈, 轻叹:“你这孩子。”她手指虚点一点林盛, “也没说要你不努力了光指望夫人,可你的夫人若能对你的前程有所助益,许多事自然事半功倍, 比遇到事情对方帮不上忙,无疑好上太多。你如何能不懂?”

“当真说起来, 我也是盼着你喜欢便好的。”

“可说到底婚姻大事,不能儿戏,你父亲那边更要徐徐图之。”

林盛微笑:“母亲若能帮我, 这事儿便成了一半。但我心里也晓得,想说服父亲,首先得我挣下功名,才能去和父亲分说这件事,所以来年科考,我定会努力的,请母亲务必放心。”

顿一顿,林盛又说:“之后这些日子便须得母亲多费心留神注意着了。”

侯夫人会意点头:“好,母亲答应你便是。”

“多谢母亲!”

林盛与定远侯夫人郑重行一礼,脸上的笑容愈深。

侯夫人同样笑着。

对林盛所说来年科考会努力的话,她很满意。

若那卫家的小娘子能激励林盛一门心思考个好功名,便也不算全无作用。

至于往后如何……

自是日后再说,定远侯府的门,到底不是那么好进的。

……

舒家的船沿着河面往下游而去。

两岸景致与风光尽收眼底,翠绿山林偶现一点或粉或红的明丽色彩,远处山峦起伏,云雾蔼蔼。

山明水秀,碧空如洗,草木繁茂,心旷神怡。

而甲板上的舒静怡,正兴致勃勃指挥着丫鬟仆从支起小炉子烤河鲜。

鱼是从河里现捞上来的,船上各种调料也都是现成的。

舒静怡吩咐丫鬟婆子把鱼处理好,便要烤鱼来吃,也不嫌热了,非要在旁边守着。

卫昭对此也很感兴趣。

他从船舱出去,跑到舒静怡的身边蹲下,陪她一起守。

舒静怡歪着脑袋去看小炉子的火势,卫昭便跟着她一起歪脑袋。舒静怡嫌火势小了,烤鱼烤得太慢,特地拿扇子来扇风,卫昭跟着取来扇子给小炉子扇风。两个人玩得不亦乐乎,活脱脱两个活宝。

舒静柔却觉得小炉子边热的厉害,加上天气本就热,担心他们中暑。

她让丫鬟盛两碗冰镇绿豆汤,亲自送到甲板上去。

舒凯挂心舒静怡,不一会儿便在船舱里坐不住,也出去了。

留下卫灵儿和舒瑾在这里。

“下棋吗?”

舒瑾抬眼看一看卫灵儿,问她道。

卫灵儿摇头。

舒瑾便放下手中棋子,起身走到另一处案几前坐下,卫灵儿跟过去。

舒瑾又吩咐底下的人送进来两碗冰镇绿豆汤。

卫灵儿坐在他对面,只有他们在,她单手托腮看着舒瑾,放心问道:“大表哥得知定远侯夫人在船上时,是不是觉得有不对劲,才吩咐人将我喊回来的?”

舒瑾淡淡道:“你不是也觉得不大自在吗?”

“是啊。”卫灵儿弯一弯眼睛说,“所以我感觉大表哥更厉害了。”

舒瑾目光落在满面笑容的卫灵儿身上,默一默,说:“冯家和林家虽有些交情,但倘若是想邀请你们去船上玩,有长辈在自不如只你们几个小娘子舒坦。”

“想来乃长辈有所吩咐,冯家的小娘子无非是遵从而已。”

“怡姐儿柔姐儿和冯家的小娘子从前在一处读书,关系颇亲近,长辈们对她们也算知根知底。”

舒瑾垂下眼,替卫灵儿倒茶:“如此,自是冲着你去的。”

“林家那个二公子,有些过于殷勤了。”

卫灵儿没有立刻应舒瑾的话。

她轻拧了眉,似陷入思索,直至海棠送两碗绿豆汤进来方才回过神。

海棠退出船舱后,卫灵儿眼帘轻抬,望向舒瑾:“难怪定远侯夫人好似总在打量我。”想一想,她复慢慢道,“我方才听怡姐儿说,林家二公子和冯家四小姐从前险些定下亲事,总觉得……”

舒瑾挑了一下眉。

卫灵儿变成端坐的姿势,乖巧说:“但我目下不准备考虑这些事,应当没什么要紧。”

舒瑾唇边浮现一抹浅浅笑意:“暂且的确不必放在心上。”

“林家二公子来年要参加科考。”

卫灵儿便也听明白了。

本是侯府少爷,如果得功名在身,在婚事上,会有更多更好的选择。

那么定远侯夫人今日的相看便更加意味深长。

无论她想稳住或者扰乱林盛的心神,若林盛存在那般心思,大约不会真心应允,只是权宜之计。

“卫灵儿”无非是个供她这位侯夫人利用的工具而已。

知晓这一点,卫灵儿反而略略安心。

她实在没有精力在婚姻之事上和任何人纠缠。

卫灵儿再去看舒瑾,脸上的笑愈发乖巧:“我记得姨母说过,凯表哥明年也要参考科考的吧?”

舒瑾颔首:“嗯。”

卫灵儿微微一笑:“那我便提前祝凯表哥蟾宫折桂、金榜题目了。”

“鱼烤好了!”

舒静怡含笑的声音一时传过来,舒瑾和卫灵儿都看过去。

只见她端着一盘烤鱼,快步进来船舱,献宝似的送到他们面前。

“大哥哥,表姐,你们尝尝!”

舒静怡笑吟吟示意丫鬟递上干净的碗筷,眼底满是期待。

舒瑾和卫灵儿便都提筷,品尝在舒静怡亲自监督下烤出来的河鱼味道如何。

……

落日余晖铺满河面,波光粼粼之际,他们一行人从船上下来了。

舒静怡逛市集的要求仍是被满足。

卫灵儿牵着卫昭走在舒静怡、舒静柔和舒凯后面。

而舒瑾信步闲庭走在最后。

比起白天,天将黑未黑之际的市集又有不同。

路过一处可以靠射箭赢各种小玩意的小摊时,最近恰巧在学射箭的卫昭少有的挪不动步子。

卫灵儿笑问:“想试试?”

“嗯!”卫昭用力点头,承认了。

卫灵儿微笑说:“好,那我们试一试。”

她带卫昭在小摊前停下脚步,海棠询问摊贩价钱、规矩之类的事宜。

摊贩说花十文钱可以射五支箭。

只要射出去的箭穿过圆环,便可赢下圆环下面缀着的东西。

圆环大小不一,最小的只有铜板大小,想射中并不是那么容易,相应的,它下面挂着一枚玉佩。那玉佩的质地谈不上多好,但比起射一支箭所需花费的铜板而言,若可以赢下,自是大赚特赚。

“先试五支箭?”

卫灵儿询问过卫昭,待他点头,才吩咐海棠付钱。

摊贩所用的箭乃是木箭,和卫灵儿、卫昭随舒瑾在扶风院学习射箭时所用的箭是不一样的。

卫昭本为初学,又非用惯的弓箭,连续五箭,一无所获。

他放下手里那把不大趁手的弓,皱起眉,漆黑的眸子盯着那些圆环。

卫灵儿伸手揉一揉他的脑袋:“要不要姐姐也试试?”

卫昭闻言,仰头看卫灵儿,眨一眨眼睛。

卫灵儿笑了下,让海棠再付十文钱。

那摊贩见卫灵儿要试,热情指点起她:“小娘子待会莫着急,瞧准了再出手。这也不难的,昨儿才一个小娘子将一块玉佩赢了去,想起来叫我心疼得很。”

一面说一面递来五支木箭。

卫灵儿笑容温柔:“想来昨日那位小娘子不一般,不是我能比的。”

她拿起卫昭之前用的那把弓,又拿起一支箭,搭箭拉弓之际,摊贩一吆喝,路过的行人见一漂亮小娘子要出手,纷纷围上来凑热闹。周围的人一下子多了起来。

卫灵儿和卫昭停下脚步时,走在他们后面的舒瑾同样停下来了。

他原本站定在卫灵儿身后安静看着,因四周多出的人,往卫灵儿的方向又略靠近两步。

眼见有人想越过他继续往卫灵儿的身边凑,舒瑾皱眉,冷冷瞥那人一眼。

对方被舒瑾冷冰冰的样子震慑,讪讪退后了几步。

卫灵儿正忙着瞄准圆环,没有注意身后动静。

这种小摊上的弓箭质量都不怎么好,拿在手里也无什么手感,和寻常意义上的射箭也有些不同。

她首先瞄准的是一个比较大的圆环,成功的几率大些。

倘若成功射中,能得到一把糖。

卫灵儿原本以为问题不大。

然而一箭射出去之后,箭头在圆环边缘撞了下,随之被弹了出去:失败了。

四周有围观的小孩发出惋惜的声音。

卫昭则悄悄对卫灵儿说了句:“姐姐加油!”

卫灵儿微笑一点头,尝试第二箭,总算是成功了。

那摊贩爽利抓过一把饴糖给卫昭笑道:“小娘子也是个练家子啊。”

然卫灵儿知道自己表现有多差。

晓得舒瑾在,她回头无奈看一眼他,舒瑾淡定道:“再试试。”

卫灵儿转过脸去。

不过,瞄准更小的圆环的第三箭没有任何意外失败了。

当她准备继续射第四箭,舒瑾从她的身后伸出手,虚碰一碰她的胳膊,帮她调整姿势。卫灵儿微怔,偏过头,去看舒瑾,却只能望见他抬起的手臂垂落的衣袖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