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吧

繁体版 简体版
小说吧 > 表哥今天也最偏爱我 > 第26章 摸头

第26章 摸头

海棠从厢房出来后, 准备去打点热水,却被吴大偷袭,从后面敲昏过去。

卫灵儿确认过海棠脑袋没有流血, 尝试着将她喊醒了。

海棠悠悠转醒, 看见蹲在她面前的卫灵儿, 又意识到自己坐在地上。茫然过一瞬, 回想起自己是被人偷袭,只怕那个人正是想要对卫灵儿不利, 她慌乱中抓住卫灵儿的手臂,急急追问:“小姐还好吗?有没有事?有没有受伤?”

一动之下,头疼欲裂。

她又不得不倒回墙边靠坐墙壁,只能拿一双眼睛看卫灵儿。

“我没事,也没有受伤。”

卫灵儿温声说,“那个人已经拿下了, 大表哥正在审问他受何人指使。”

海棠听言松一口气:“那就好……”

“小姐没事就好……”

院子里有张石桌, 卫灵儿把海棠扶过去在石桌旁坐下。

“你现下头晕得厉害,先坐在这里歇一会,我去看一看审得怎么样了。”

海棠要陪着卫灵儿一道去。

卫灵儿摁住她:“别勉强, 好好休息, 你若倒下了,我身边便少个能用的人,也不用担心我, 还有大表哥在呢。”

海棠微红着眼睛,点点头。

卫灵儿便让海棠留在院子里休息, 她已平复好情绪,折回那间厢房。

“大公子,世子爷, 小的错了,是小的狗胆包天,是小的脏心烂肺,小的再也不敢了!小的是听、听那些人胡乱编排表小姐,信以为真,被他们骗了,才会做出那等没脑子的事,否则借小的一百个胆,小的也绝不敢乱来啊……”

卫灵儿走到厢房外便听见吴大的这些话。

她蹙眉,迈步进去,直接问:“上一次我出门,为何跟踪我?”

被明言卸了一条胳膊的吴大仍以极为狼狈的姿势趴在地上。

似已明白光求舒瑾无用,瞧见卫灵儿,他马上说:“表小姐饶命,小的愿给表小姐当牛做马赎罪,只求表小姐饶了小的性命!”一面说一面挣扎着扭动着身子,要往卫灵儿的方向去。

明言一脚踩在他背上,制住他动作。

吴大哎哟两声,口中反反复复又是饶命那几句话。

卫灵儿深深皱眉。

这个吴大看起来软弱不堪,胆小怕事,实际上……

按他自己的说法,是因为听信府中流言从而对她见色起意。

但纪义坤已经死了好几个月了。

若说认为她蓄意勾引舒瑾这一位世子爷。

哪怕勾引是真的,他一个小厮,敢觊觎世子爷的女人?

不说能得手不能得手。

纵使当真得手也说不得被乱棍打死,这是一句色胆包天能解释得了的吗?

“你在这里被我抓了的事情,那个背后指使你的人并不知道。”

舒瑾语声淡淡,“但明行已经回府去找吴妈妈了。”

“我记得你是吴妈妈养大的。你娘因生你难产而亡,你爹在你七岁那年深夜于酒肆醉酒闹事,在外面被人打死了。后来吴妈妈收养你,求到母亲面前,母亲念你可怜,允吴妈妈带你在府里做事。”

“你和吴妈妈关系亲厚,想来吴妈妈也知道你的事。”

“既然你不肯说,晚些我回去问一问吴妈妈,说不定就问明白了。”

舒瑾提及吴妈妈。

卫灵儿注意到吴大听见这些话时,眼底闪过一丝不安。

这应是戳中他短处了,从吴妈妈下手没准行得通。

可也更奇怪。

若吴大背后当真有人指使,为何那个人会蠢到找府里的人出手?

这未免太容易暴露……

是认为她被污了清白后不敢声张?

但从外面找个所谓的地痞流氓,不是也一样?

卫灵儿正想着,又见吴大骤然面色发绀。

刹那,吴大似因身体某处疼痛而五官微微扭曲,还有几分心慌气短的模样。

舒瑾也注意到吴大的异样。

他拧眉,示意明言暂时松开吴大。

趴在地上的吴大呼吸却变得急促,脸色越来越差,然后在某一个瞬间,忽而双眼紧闭,脑袋不受控制般和地面“咚”地撞在一处,似晕厥过去,变得一动也不动。明言见状,当即蹲下身去查看吴大的情况,这一看也是脸色微变。

“爷,没气了。”

明言试过吴大的鼻息又摸了摸他颈间脉搏,对舒瑾道。

舒瑾眉眼沉一沉。

明言继续查看吴大是否有中毒之类的迹象,而舒瑾偏过头去看卫灵儿。

但卫灵儿没有看舒瑾。

她眼睫低垂,沉默望向地上的吴大,叫人辨不清眼底情绪。

……

吴大猝死了。

人一死,半个字也再不能从他嘴巴里问出来。

卫灵儿从厢房出来,仰头看一看碧蓝晴天,暗暗叹一口气。

舒瑾跟在她的身后也走了出来。

卫灵儿轻声说:“今日劳烦大表哥了。”

“灵儿,”舒瑾喊她,默一默,柔声说,“往后你出门,就让明言暗中跟随,护你周全。”

卫灵儿转过脸来看着舒瑾。

她微微一笑:“多谢大表哥的好意,但这次的事,许是一个意外。”

“明言是大表哥的随从,没有让我强占的道理。”

“往后我会……”

舒瑾听出卫灵儿话语中的婉拒之意。

他态度少有的强硬了些:“倘若吴大受人指使,目下少了线索,恐难以查清真相,可你不能有事。你若有事,枣儿往后要怎么办?明言跟着你,大家都放心。”

卫灵儿之前想到的那些奇怪之处,舒瑾也想到了。

因而即使明行先一步回府去盯着吴妈妈,他估计吴妈妈的身上只怕查不出来什么问题。

卫灵儿没有去应舒瑾的话。

她视线从他脸上移开,扯了下嘴角。

“大表哥,倘若我说吴大是受人指使,或还叫人好受一些……”

“你会不会觉得我蠢笨不堪?”

若吴大非受人指使,便等于如吴大所说乃是见色起意。

是认为她……才生出熊心豹子胆……

舒瑾听懂卫灵儿话中隐晦心思,胸口左边某一处地方,便软了下去。

他终是伸出手,轻揉一揉她的鬓发。

“别这么想。”

“灵儿,不管是之前的事,或今日之事,都不是你的错。”

……

处理好吴大,舒瑾后来先行回府,但留下明言暗中保护卫灵儿。

卫灵儿留在北灵寺忙完正事,车夫来说马车修好了,她才带着海棠回去。

明行回府之后却发现吴妈妈并不在府中。

打听一番,才知前些日子,因吴妈妈老家来信,她年迈的母亲病重,已告假回老家去见老母亲最后一面。

吴妈妈的老家在川蜀。

她出发已有些时日,比卫灵儿前一次出府要更早几日。

说巧合,实在巧合得过分。

然而吴妈妈家中有一个年迈老母亲也是真的,那封家信是从川蜀送来邺京,也是真的。

这事儿便没法查。

不但弄不清楚吴大是否受人指使,连背地里指使他做那些事的是府里的人或府外的人,他们都无从确认。

多少怀疑与猜测也不得不到此为止。

不过吴大死在外面的消息依然在两日后传回府中。

他死状可怖、被人拨了舌头之类的话亦很快在仆从中间传开了。

因费心照顾舒霖累得病倒的吕姨娘,稍晚些也从大丫鬟口中听说这件事。

她这些日子生病,吴妈妈又回老家去了,一时顾不上别的,没想到突然便听说吴大死在了外面。

吕姨娘又惊又怕。

之前她是找过吴妈妈没错,因为晓得那个吴大是个混子,在外面也认识不少地痞流氓,才说让吴妈妈叫吴大去找个地痞污了卫灵儿清白。一旦卫灵儿失了清白,自然没法子嫁给大公子了。

可、可、可……

吴大怎么突然死了?还偏偏死状可怖地死在外面?

难不成是卫灵儿把吴大给杀了?

她一个柔柔弱弱的小娘子,居然敢杀人?

吕姨娘心觉吴大死的蹊跷。

她却不敢让人去查,怕万一吴大真的死在卫灵儿手里,一查便怀疑到她身上,怕被人知道她指使过吴大做坏。

更怕吴大死前落在卫灵儿手里时,供出过什么,怕自己已经被盯上。

吕姨娘战战兢兢。

本在病中的人病得更重,这一病便是缠绵病榻半个多月,但也都是后话了。

卫灵儿同样听到些仆从间流传的关于吴大之死的说法。

她知道,舒瑾是有意为之。

若吴大受人指使,且那个人是府里的人,也算得上给对方一点警告。

目下仍旧可以做的便是这些了。

卫灵儿没有将这一次的事忘在脑后,但同样不再提,因为老夫人的大寿将近,郑国公府上下都在为此事做起准备。老夫人作为晋阳公主,寿宴定然要办得气派热闹,而府里也因此渐渐多几分喜气。

老夫人的寿宴是薛念兰这位国公府主母一手操办。

她把舒静怡、舒静柔和卫灵儿都带在身边,没有私心也不偏颇,一一细细教给她们相应的规矩。

作为嫡母,如此没有私心也是极少见的。

是以这一段时间,卫灵儿少有的忙碌,也和舒静怡、舒静柔整日待在一处,关系更为亲近。

舒静柔平常性子内敛温和,做事时偶显温吞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