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吧

繁体版 简体版
小说吧 > 表哥今天也最偏爱我 > 第22章 踏青

第22章 踏青

府里有些流言是真, 最近几乎没有去过扶风院也是真。

但却并非舒瑾以为的那样。

大约也是今日发生舒霖口无遮拦之事,令他误会。

不过,他出面教训舒霖, 确实比她容易许多, 一个大哥的身份足矣。

卫灵儿想了下, 没有否认舒瑾的话, 而是勉强一笑:“大表哥受伤了,得好好休息的啊。”

舒瑾笑容淡淡:“我已经大好了。”

“今日记起这一阵子枣儿都没有来扶风院习武, 才会去学堂看她。”

顿一顿,舒瑾面不改色又说,“往后不会再有这样的事。”

后面一句指的舒霖欺负“卫枣儿”这样的事。

其实若单纯论流言,卫灵儿不怎么在意。

何况她此前出入扶风院频繁,悠悠众口难堵,不免会变成那样。

难堪的话有。

因为那些言论而面上对她和弟弟态度恭敬的人也不在少数。

她当初既决定亲近他, 便知道难免承受这些。

但是那一日扑上去护他是意外。

今天舒霖利用那些污言秽语去欺负卫昭, 也是一个意外。

前面的那件事情发生以后,她心里知道事事再如从前是不能了。

可她不至于因此而完全疏远他。

今天这一桩。

假如舒瑾没有恰好去学堂、没有出面惩罚舒霖,她的确需要慎重考虑怎么处理掉这些流言蜚语。

可目下摆在眼前的事实是, 舒瑾为她、为“卫枣儿”出头。

这“嫌”已再无法子可避。

所以在从弟弟口中了解过学堂里发生的事情以后, 卫灵儿打消那些念头。

此时听舒瑾说往后不会有这样的事,她也是信的。

虽然卫灵儿尚未打听到在她和卫昭离开学堂之后发生过什么事,但她想得清楚, 舒瑾那会儿大约准备用别的法子惩罚舒霖。

一旦惩罚,消息定传到吕姨娘那里。

吕姨娘得知那些事, 也毫无疑问会想办法为舒霖开脱。

他们在,吕姨娘便会在他们身上想法子。

大概会影响到舒瑾的安排。

心思转动的卫灵儿飞快看一眼舒瑾,悄声问:“大表哥罚霖表弟了吗?”

舒瑾也看她, 微弯了下唇,慢悠悠说:“不是我,是你姨父。”

连国公爷都惊动?

卫灵儿知道舒瑾没必要在这种事上撒谎,所以她那位姨父处罚舒霖是真的。

是吕姨娘去找姨父撑腰了?

她又看一眼舒瑾,心觉这般情况,大概在舒瑾的预料。

卫灵儿渐渐梳理明白这其中的弯弯绕绕。

惩罚舒霖,吕姨娘去找姨父,而他则顺势让姨父亲自处罚舒霖。

国公爷都是如此态度,往后是当真不会再有那样的事。

难怪让她和弟弟先行回雪梅院。

而舒瑾竟为令他们不受流言所扰,做到这种程度。

她这位便宜大表哥,看似冷冷淡淡的外表下,分明藏着一副热心肠,一如除夕夜毫不犹豫帮她。

卫灵儿忍不住笑。

于是,舒瑾瞧见安安静静的卫灵儿忽然间露出一对小梨涡,莫名的开心。尤其她轻抬眼帘,目光盈盈朝他望过来,一双眸子秋水莹然,落日余晖照在她脸上,照见她甜美的笑,一池春水泛起涟漪。

“大表哥,你真好。”

卫灵儿甜甜冲他笑着,“你是我见过最善良正直、是非分明的人。”

是非分明也罢了。

善良正直?舒瑾觑向卫灵儿。

他的这一位表妹说这些话的时候,每每异常真诚。

让人不由自主的相信她所说皆心中所想。

“我原本担心此事会不会对枣儿往后去上课造成不好的影响。”

“多亏大表哥,让我可以放下心。”

舒瑾掩下心思微微一笑,问:“那枣儿几时继续回来扶风院随我习武?”

卫灵儿目露关心:“大表哥当真已经痊愈了吗?”

舒瑾颔首:“自然。”

“那我这两日便送枣儿过去。”卫灵儿笑说,“往后又要麻烦大表哥了。”

“不麻烦。”

舒瑾与卫灵儿说定,去看过卫昭,准备抱着渺渺回扶风院。

赶巧宋嬷嬷过来说晚膳备下了。

已经从下午那事的阴影走出来的卫昭兴致勃勃和舒瑾说:“大表哥,我们今晚吃鲜笋肉丝面。”

舒瑾几不可见挑了一下眉。

卫灵儿想一想,礼貌询问:“要是不嫌弃的话,大表哥一起吃点儿吗?”

“好吧。”

舒瑾似勉为其难应下卫灵儿的邀请。

卫灵儿见他当真要留下来用膳,虽莫名,但不好反悔,便吩咐宋嬷嬷去让小厨房多添上两个菜。

于是,舒瑾在雪梅院多留许久。

直到用过晚膳,他才抱着渺渺辞别卫灵儿回去了。

彼时已月色朦胧。

徐徐夜风,无声送来春日馥郁花香。

舒瑾只觉得神清气爽。

忽而记起舒霖那匹小马驹过两日便该到“卫枣儿”手里,他吩咐明行:“明日再去备一匹好马,给表小姐。”

明行应“是”。

舒瑾没有再说什么,压一压嘴角,信步往扶风院走去。

……

舒霖在祠堂被罚跪罚抄家训,吕姨娘寸步不离相陪,熬到深夜也偷偷让舒霖吃了几块糕点、睡上一小会。

可一百遍的家训哪有那么容易抄完?

舒霖被困在祠堂里,一时之间学堂也去不得,整日埋头抄家训。

吕姨娘虽然很心疼儿子,但同样被舒瑾的某些话提醒。

舒霖年纪尚小,若不是他身边有人故意拿那些污言秽语教坏他,如何会在学堂里说得出那样的话来?总归学堂里的夫子绝不可能教他们这些。

舒瑾又提到年前老夫人罚舒霖。

吕姨娘想起那事。

她当时心思在别处,没有多想,只觉得丫鬟婆子们没把舒霖服侍好。

因此还罚了舒霖身边伺候的那些人。

如今不得不多想两分。

如若这两次实则是有人故意教舒霖那些话、令他犯错,便是另外一回事。

那样……

分明有人要害她和她的孩子……

吕姨娘后知后觉想到这一层,额头冒出冷汗。

而她现下才有所觉察,只能算亡羊补牢,分毫不敢怠慢。

她先盘问过舒霖一番。

虽没盘问出有谁故意教他那些不堪入耳的话,但翌日仍叫人绑起来几个在舒霖面前碎嘴过的丫鬟小厮,押去正院。

她想杀鸡儆猴,想用这些人教其他人晓得什么不该做。

但这些仆从的身契都在薛念兰那里保管。

她只能是来找薛念兰,求薛念兰把这些人发卖了。

舒衡罚舒霖在祠堂罚跪罚抄家训的事情,薛念兰自在昨日得知了,来龙去脉也大致了解清楚。吕姨娘哀哀戚戚求到正院,泣声哭诉,她终如吕姨娘所愿命人找来人牙子把这几个仆人统统发卖出去。

最近这些日子,府里流言不断。

她知道,为此也不是没有处罚过底下的人。可舒霖欺负枣儿的事一出,眼瞧着那些处罚到底太轻,未能震慑,所以私下里仍敢议论纷纷。

这样下去自然是不行。

薛念兰遂吕姨娘的意把这些碎嘴的仆从发卖,一样是想着杀鸡儆猴,叫其他人仔细看一看下场。连府里的少爷乱说话都照样要被老爷罚,何况他们这些人?

往后什么该说、什么不该说,嘴上没个把门的,便不会只是被发卖出去了。

但这之外,薛念兰也在意另一件事。

她上一次问灵儿是否对大公子有意,灵儿否认了。

可大公子这样维护灵儿,只怕……

郎有情妾无意,同样难办。

不知此事往后究竟会朝着哪个方向去发展,薛念兰又担忧起来。

舒静怡得知舒霖被罚,却觉得十分解气。

往前不知道多少次这个弟弟犯错,每每被轻轻揭过,而今总算有人能治他。

解气归解气。

不代表那些话便不伤人了。

舒静怡心疼卫灵儿也心疼“卫枣儿”,便特地命人去珍味酒楼买了些江南的小点,另又备下礼物,去雪梅院看望她们。

卫昭今天恰巧休息,不必去学堂。

舒静怡觉得自己来得正好,兴致勃勃指挥身后的丫鬟婆子把东西一一奉上。

光是江南风味的小点便几乎将案几摆满。

卫昭尚在小书房练字,不在房中,而卫灵儿见舒静怡这样大的阵仗,无奈笑问:“怡表妹这是做什么?”

舒静怡从丫鬟手中拿过自己准备的礼物走上前去。

“表姐,这些小点是我让人去珍味酒楼打包回来给你和枣儿的,之前听表姐说过这家酒楼东西确实很地道。”

介绍过案几上那些,舒静怡递过去给卫昭的礼物:“这是给枣儿表妹的。”

“枣儿爱读书,这是一方澄泥砚,希望枣儿能喜欢。”

“还有这些是给表姐的。”

舒静怡把两只匣子递给卫灵儿,“我选了很久呢,也希望表姐能喜欢。”

匣子里分别是一支芙蓉玉簪和一支赤金双蝶步摇。

卫灵儿看见这两样发饰,晓得舒静怡依然在惦记要为她添首饰。

“小点可以收下,但这些礼物太贵重。”卫灵儿合上匣子,推回给舒静怡。

舒静怡鼓一鼓脸颊:“我想送自己表姐和表妹礼物都不行吗?”

卫灵儿微笑:“可以换别的小玩意,不贵重的。”

舒静怡不满噘嘴:“表姐,哪有你这样的?我舍得送,你却不愿意收,我只能想你是嫌弃了。”

“如何会嫌弃?”

卫灵儿笑,“是不想表妹破费。”

没有被说服的舒静怡依然一脸的不高兴。

在她准备耍赖撒娇让卫灵儿收下礼物的时候,海棠从外面进来。

“小姐,世子爷身边的夏栀来了。”

“说是有重要的事情呢。”

海棠的话把卫灵儿和舒静怡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。

不一会儿,夏栀从外面进来,见舒静怡也在,福身行礼:“见过二小姐。”

舒静怡连声问:“大哥哥让你来的,有重要的事?要我避一避吗?”

夏栀微笑:“奴婢不敢做二小姐的主。”

卫灵儿却不觉得会是私密之事。

她手掌摁了下舒静怡的手臂,问夏栀:“大表哥怎么了?”

夏栀说:“世子爷请两位表小姐过去马厩一趟。”

听到马厩,卫灵儿明白了,她微笑问:“现在去吗?”

国公爷发过话,要将原本准备给舒霖的那匹小马驹送给“卫枣儿”当赔礼。

舒瑾想必是让他们过去看一看。

夏栀笑说:“世子爷已经先行过去了。”

“好。”卫灵儿站起身,“枣儿在练字,我去喊她一声。”

卫灵儿出去了,没能反应过来的舒静怡追问夏栀:“过去马厩做什么?”

夏栀微笑:“二小姐,世子爷是请表小姐们去看马。”

舒静怡后知后觉:“本要给霖哥儿的小马驹?”

夏栀脸上笑意不改,她恍然,却又拧眉,小表妹有自己的马,那表姐呢?

转念再想,看马很好。

舒静怡趁此机会,把带来的礼物强行留下了。

……

不多时,卫灵儿、卫昭和舒静怡一起离开雪梅院过去马厩。

如夏栀所说,舒瑾已经在这儿了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