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吧

繁体版 简体版
小说吧 > 表哥今天也最偏爱我 > 第21章 流言

第21章 流言

舒瑾和卫灵儿见面不见面, 舒家的后花园依旧春光旖旎,春风袅娜。

吕姨娘特地约王姨娘一道赏花。

逛累了,她们在凉亭坐下来歇一歇。

吕姨娘提前命人备下茶水点心, 又示意丫鬟们退到远处去。

“这是今年新上的春茶, 姐姐品一品味道如何?”吕姨娘亲自执茶壶, 为王姨娘斟了杯新沏的碧螺春, “若喜欢,我那儿还有, 回头命人给姐姐送些去。”

王姨娘含笑放下手中的一柄绣花鸟虫鱼罗扇,端起茶杯,细细的品一品。

“我也不懂这些,说不出个所以,但这茶确实好喝。”

吕姨娘笑,为自己也斟了杯茶水。

“姐姐可别笑话我附庸风雅, 我也一样不懂, 单晓得这个茶叶不错罢了。”

王姨娘又喝一口茶水。

方搁下茶盏,吕姨娘殷勤为她添满茶水,忽地惆怅:“可惜这样的好茶, 不知还能喝得几日。”

王姨娘道:“喜欢不妨多买些。”

“姐姐, 我不是说这个。”吕姨娘幽怨看一眼王姨娘,只觉得她装傻充愣。

也没有和王姨娘多兜圈子。

吕姨娘把话挑明:“我是想起老爷罚大公子那事儿,心里便发慌。”

那件事已过去些时日。

近一阵子, 舒衡和舒瑾没碰过面,自未发生别的冲突。

王姨娘便似不解问:“为何发慌?”

“那日老爷动怒, 确实吓人,但已经罚过大公子,有什么事也都该过去了, 父子哪有隔夜仇。”

吕姨娘叹气:“大公子和老爷这些年关系一直很僵,如今只怕更差了。”她握住王姨娘的手,“姐姐可知我心中担忧?我实在是怕有一日……我们和我们的孩子,都要被夫人逼到绝路上去。”

王姨娘看着吕姨娘,抽回手来。

她笑一笑:“如何会那样?夫人平日待我们还是不错的。”

吕姨娘听王姨娘为薛念兰说话,心下暗恼,却只能道:“大公子和老爷关系越来越差,待二公子考取功名,必博得老爷欢心,且眼瞧着大公子对灵儿也非同一般,这公府迟早没有你我立足之地。”

“吕姨娘实在思虑太重了些。”

王姨娘站起身,微笑,“出来得有些久,人也乏了,吕姨娘,我先回了。”

她拾起石桌上的罗扇,步出凉亭。

吕姨娘看着王姨娘带丫鬟离开,幽怨不已,愈发惆怅。

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实在令她坐卧不安。

本想拉拢王姨娘一起想想法子,谁知王姨娘这般态度……分明是打着主意要投靠夫人去了。

吕姨娘暗恼,却无法。

她不得不自己另外想一想办法。

也怪她掉以轻心。

吕姨娘叹气,最初大公子对卫灵儿这位表小姐态度不同,她确实上过心。

然试探过老爷口风,知老爷存的是作为世子的大公子理应有门当户对的亲事的心思,便晓得即使薛念兰和卫灵儿想算计,也不会那么容易,故略放下心来。

只要不影响她和一双儿女在府里的生活。

大公子喜欢卫灵儿还是张灵儿,同她又有何相干?

因而这几个月,她仅是冷眼瞧着。

虽如此,但倒越发认为卫家这位小娘子当真非同一般。

单一个随意出入扶风院算得了什么?

连让大公子亲自教她妹妹习武,都轻而易举做到。

之后更借着此名义,每日出入扶风院,又天天为世子下厨做早膳……

做这些如何可能没有回报?

府里上下,知晓这般情况的,哪个不对她客客气气乃至恭恭敬敬,提前巴结的下人也不是少数。

这些仆从连带对夫人都较往日更信服了。

可不是?如今谁还会觉得夫人是个没有手段的呢?

倘若仅此而已,她不至于发愁。

毕竟,老爷不点头同意,大公子想要娶卫灵儿过府当正妻不是简单的事。

哪怕届时阻止不了大公子。

只消老爷愿意出手,要拿捏区区一个卫灵儿根本没有难度。

问题出在……

卫灵儿为了护大公子,居然有胆量顶撞老爷。

这可真是下血本。

若老爷一怒之下将她们姐妹从郑国公府赶出去,虽然一时要苦,但只怕大公子对她越死心塌地,仍有转圜余地。若老爷未将她们赶出去,大公子更是承她的情。

而如今老爷是没有对卫灵儿动怒,也没有将她们赶出去的。

卫灵儿倒厉害,做过那样的事又摆出避嫌姿态,最近干脆不去扶风院了。

真是好一招欲擒故纵。

吕姨娘想起这些事便深觉头疼。

特别是她前两日有意想从老爷口中问出那日为何动怒,对大公子用家法,老爷洞察她心思,竟深夜自莺柳院拂袖而去。

她怕,也担心那日的事和薛念兰有关系。

如若是薛念兰从中作梗令老爷和大公子生嫌隙,定是奔着世子之位去的。

到底二公子已是十七岁的年纪,说小不小,来年又要参加科考。

一旦考取功名,定更博得老爷喜欢。

到那个时候,一边是无心功名、为个小门小户的表小姐不孝忤逆亲生父亲的大公子,一边是年纪轻轻考取功名、孝顺至极的二公子……谁知道将来某一日,这世子之位会不会就易了主呢?

哪怕不变成那样。

哪怕单纯是卫灵儿嫁入舒家成为世子夫人,舒家也会尽在薛念兰的掌握。

这么两手算计,是要把她和两个孩子往绝路上逼。

吕姨娘觉得她往日当真是小看薛念兰了。

想拉上王姨娘一起想应对之法,偏王姨娘那般姿态,断不会与她一条心。

没办法,吕姨娘唯有也将目光投向舒瑾。

她的一双儿女到底喊舒瑾一声大哥哥,论关系,难道不比所谓的、没有任何血缘的表妹亲?

也不图别的,能和舒瑾拉近些关系即可。

吕姨娘便让儿子舒霖带着女儿舒静欣一道过去扶风院探望舒瑾。

“你们大哥哥受伤,作为弟弟妹妹,怎么能不关心?”

她又吩咐伺候舒霖和舒静欣的丫鬟婆子捎上她让小厨房炖的汤、做的糕点带去扶风院。

再交待舒霖道:“届时只与你们大哥哥说是你和妹妹的心意,晓得吗?”

舒霖根本不想去。

想起先去舒瑾亲自送“卫枣儿”去学堂,害他迟到又训斥他,更不想去了。

明明是他的大哥,却对所谓的表妹更好。

更从来没有送他去过学堂,结果便有人跑来问,为何他大哥从来不送他。

“我不要去。”

吕姨娘说的话舒霖半个字也听不进去,只顾着气呼呼。

“为何不去?”吕姨娘吃惊。

见舒霖别开脸,她拉一拉舒霖的胳膊说,“必须去,要多关心关心你大哥,你大哥才会和你们亲近些。”

舒霖不在乎的撇撇嘴:“我才不稀罕。”

“不争气!”吕姨娘手指戳一戳舒霖的额头,倒没强行逼他,只说,“你若是听姨娘的话,带你妹妹去看你大哥,姨娘想法子让你父亲点头,给你弄条漂亮的小马驹回来让你学骑马,如何?”

舒霖双眼放光问:“小马驹?”

“对,小马驹。”吕姨娘笑着说,“前提是你得听姨娘的话。”

舒霖当即变得无比的乖巧。

于是,他按照吕姨娘所说带舒静欣去扶风院探望舒瑾。

舒瑾也见了他们。

顺利完成吕姨娘交待的事情,舒霖想着自己的小马驹,整日都精神奕奕。

对“卫枣儿”的不顺眼却比往日更盛。

因为去探望过舒瑾之后,舒霖从底下的人口中听说“卫枣儿”这些日子从来没有去扶风院看望过他大哥。

也算是“新仇旧恨”。

舒霖又一次生出要治一治这个讨厌的表妹的想法。

终于有一日——

“她姐姐是蹄子,她可不就是个小蹄子吗?”

“什么是蹄子?”

“就是下贱、放荡、不要脸的人。”

舒霖一面高声谈论一面觑着不远处的“卫枣儿”。

见“卫枣儿”终于按捺不住回过头来瞪他,他笑嘻嘻地瞪回去。

“你看着我做什么?”

“看我你就不是个小蹄子了?”

舒霖与其他人说得许多的污言秽语。

起初,卫昭没有理会,但舒霖那样污蔑卫灵儿,卫昭再也无法忍受。

他盯住舒霖,用力捏着手中的书册子,怒:“你再胡说!”

舒霖笑得肆意:“我说错了吗?你姐姐成天想着法子勾引我大哥,不就是不要脸?敢做有什么不敢认。”

卫昭扔下手中的书册子,霍然起身。

他眼底有怒火熊熊燃烧:“不许你污蔑我姐姐!”

卫昭越生气,舒霖越觉得高兴。

“就说就说!”他走过去,挑衅道,“我偏说,你能拿我怎么样?”

卫昭垂在身侧的手一时间紧握成拳。

他很愤怒,可记得卫灵儿的话,竭力克制一拳打在舒霖脸上的冲动。

舒霖愈发得意,冲卫昭挤眉弄眼:“小蹄子,你就是小蹄子!”

“你这……”

羞辱的话没有能说完。

因为他突然被人从后面拎起来了。

“干什么?!”

舒霖下意识诘问,回头看清楚把自己拎起来的人,瞪大眼睛,结结巴巴,“大、大哥……”

舒瑾眸光锐利,盯舒霖一眼,舒霖已然腿软,不提他沉沉的一张脸,冷若冰霜。那个架势,落在舒霖眼里,像要吃人。舒霖心下直发憷,一面挣扎一面缩脖子。

“把门口守住,去请夫子来。”

舒瑾沉声吩咐过一句,隐在暗处的明言和明行显出身形,领下吩咐各自行动,而他直接把舒霖拎了出去。

“枣儿,到外面来。”

吃惊舒瑾会出现在学堂的卫昭因舒瑾的话回过神。

犹豫了下,他才跟着舒瑾走到外面。

卫昭揪着眉回头看一眼被困在里面的那些人。

舒瑾看穿他的心思说,“无妨,只是让程夫子帮他们多上一堂课。”

卫昭似懂非懂点点头。

舒瑾把舒霖拎到卫昭的面前站着,问卫昭:“我教你武艺便是希望你不会被人欺负,他那么过分,刚刚为何不动手?”

卫昭看一眼舒瑾,垂下眼,为难道:“姐姐说,让我学武艺,不是为了随便对付不会武的人。”

“我揍他才是欺负人……”

舒瑾眸含厉色,看向舒霖,似笑非笑:“听明白了吗?”

“不揍你,是因为你不经揍,不是不敢揍。”

舒霖面对冷眉冷眼的舒瑾大气都不敢喘,当然不敢像之前那样蛮横。

不满也只敢小声哼哼:“她凭什么揍我?她这个……”

舒霖不敢说下去。

舒瑾扫他一眼,见明言把程夫子请过来,又示意明行把舒霖拎进去里面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