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吧
会员书架
首页 >玄幻小说 >一九三七之被遗忘的人 > 第七章 日本伤兵

第七章 日本伤兵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

“来来来,抬进来!抬进来!”,贾先生带着一伙人抬着一个伤兵着急忙慌的抬进了救护所,周围的中国士兵一看就愣住了,随后纷纷暴怒,起身就又要揍他,但被贾先生拦住了,“小日本子,贾先生,你怎么能把小鬼子抬进我们医院呢!这种畜生你怎么能救他呢?”,一个士兵气愤的说,其他人也纷纷响应,顿时病房里乱成一片,“是啊,爹,你怎么能把日本人抬进我们医院呢”,小芯也气愤的质问道。“唉呀,国军弟兄们,别冲动,我们救护所的职责就是救死扶伤,我不能见死不救啊”,“那也不能救小鬼子啊”,其他伤兵激动的说道。我见情势越来越紧张,连忙安抚到,“大家别冲动,我跟贾先生商量一下”,我把贾先生拉到一边,“贾先生,怎么回事,你哪里拉回的日本伤兵啊,你知道我们有多少弟兄死在他们手里吗,你这样会激起兵变的啊”,“肖连长,这伤兵是我带人去前线抬伤员的时候看到,他当时腹部中弹,打扫战场的国军士兵正要杀了他被我拦下了,于是就抬了回来”,他看我似乎对他的做法很不理解又继续说道,“我早年去过日本留学学习西医,日本的医术发达,那里的人民热情,谦逊礼貌,现在日本人变得这样凶狠残暴,肯定是被政府蒙蔽和洗脑了,我们救了这个日本人,以后也许能为己用”,我听这样的说法竟一时无言以对,“你把这日本人单独放一个地方,我怕这些弟兄半夜里忍不住用手术刀给他挑了”,随后我无奈的跟他说。“好好好,我马上将他抬走”,贾先生走进病房准备将他转移,病房内,这个日本兵还在发出微弱的呻吟声,脸上透露出惊恐,嘴里用着蹩脚的中文重复的说着,“救我,救我……”,不同于我之前见过的日本伤兵,即使陷入绝境,脸上依然透露着凶狠,嘴里咿咿呀呀的骂着,一有机会就会不惜一切代价跟你拼命。

贾先生随后安排人帮他取出了子弹,在贾先生和小芯的要求下我又在这休养了几天,“肖大哥,你以后准备去哪里?”,小芯边给我上药边问道。“我准备去找大部队,最近打听到他们退到苏州河南岸一带布防了,我决定明天就起身去找他们”,我看了看她回答道。她似乎有些许失落,随即低下头轻声说,“以后还能见到你吗……”,她的声音很小很小,还没等我开口,贾先生进来了,吩咐小芯去给其他伤兵换药,她走后我竟也生出一种失落感,我走出医院蹲在一个路口点了根烟,心里竟然有点舍不得走了,这些年南征北战打打杀杀确实有些累了,以至于三十来岁还没正经谈个姑娘,但我很快又打消了这个想法,我掐灭了烟头,转身去找贾先生和小芯,我决定今天就出发去找部队,我拦住了一个护士问道:“你知道贾小姐在哪吗”,“贾小姐在那个帐篷里给人换药呢”,护士回答道。我推开帐篷的帘子走了进去,眼前的一幕让我的愤怒达到了顶点,小芯被日本兵捂住了嘴,用旁边给他取过子弹的镊子疯狂的捅刺着,肚子上的血流了一地,她随后瘫软的倒在了地上,日本兵看到有人进来了,握着手里沾满鲜血的镊子颤颤巍巍的朝我走来,我冲过去一脚踢翻了他,夺过他手里的镊子朝他脖子上扎去,一下,两下,三下,我也不记得我扎了多少下,我整个人都是空白的,护士们听到动静也赶了进来,被眼前的一幕吓了一跳,贾先生闻声赶来,看到倒在血泊中的女儿,顿时痛哭起来,“闺女啊,我的闺女,你醒醒你醒醒,是爹害了你啊,救了这么个畜生害死了你”,我听到哭声渐渐放下了手中的镊子,走到贾先生身边,“贾叔,小芯的仇,我给你记下了”。其他人在这住院的伤兵也闻讯赶来,看到这一幕也是怒火中烧,对着已经死透的日本兵疯狂发泄着心中的愤怒,一边踢一边嘴里骂着,“狗日的小鬼子”,“畜生,狗日的畜生!”……

我陪着贾先生安葬了小芯,见惯了腥风血雨生离死别的我,此时也落下了几滴眼泪,“都是我的错啊,是我害死了女儿,我没想到日本人是喂不熟的白眼狼”,贾先生在小芯坟前懊悔的说。“贾叔,人死不能复生,您别太难过”,贾先生擦了擦眼泪说道,“肖先生,谢谢你来送小芯最后一程”。“没事应该的,这些天都是小芯照顾我,贾叔,我今天下午就去找部队会合了,我们就此别过,您多保重”。于是跟随贾先生回去取一点东西,此时街上忽然异常的混乱,到处是四散奔逃的百姓,不远处还时不时的响起枪声,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,“不好贾先生,日本人打进来了,你回不去了,那里危险,你跟我回苏州河南岸,那边有国军部队驻守,相对安全!”,我急忙拉住贾先生说道。“不行啊,我的家业都在这里,况且救护所里还有那么多伤员呢,我不能丢下他们!”,贾先生拒绝了我的提议,执行要回医院,我拗不过他跟他一起回去了,“肖兄弟,我手臂上有红十字会的袖章,他们不会对我怎么样的,你先在这躲一躲,待会日本人走了,你拿上枪赶紧走!”,此时有几个日本兵已经冲进来了,他们用刺刀挑死了许多病床上的伤员,山猫子脸上缠着绷带,腿上也打着石膏,日本人进来的时候他翻下了床,想要逃跑,被鬼子发现后背部被刺了十几刀,死的时候眼睛还睁着,死不瞑目。贾先生见状急得大叫:“他们都是伤员啊,你们不能屠杀手无寸铁的伤员啊”,但是日本兵无动于衷继续着他们的屠杀,贾先生直接跪下了,哭着说:“我求求你们了,住手啊住手!”,但是日本兵已经杀红了眼,贾先生情急之下一把推开了一个日本兵救下了一个伤员,随即日本兵被激怒,用刺刀活活捅死了他,贾先生的肚子上被刺的没有一块好肉,肠子都清晰可见,我没有忍住,趁小鬼子没注意抽出刺刀冲了上去解决了靠门口床位的那个,其他其他两个反应过来,跟我撕打在一起,病床上两个桂军伤兵和三个川军伤兵从床上滚了下来,死死抱住这两个日本兵的腿,一个川军士兵咬住他的腿,硬生生从鬼子腿上撕下一块肉,鬼子吃痛松开摁住我的手,拿起刺刀疯狂捅川军伤兵的的头部,他当场就死了,我腾出手来捡起地上的枪打死了这两个日本兵,“你快走吧,我们走不了!鬼子听到枪声很快就会过来,我们拖住他们”,一个桂军伤兵捂着腿上已经裂开的伤口说道,其他人听了也纷纷附和,“是啊,快逃吧,我们帮你们拖一会”。我没有说话,朝他们敬了个军礼,跑出了医院,我没走多远就听到了那几个弟兄的谩骂还有惨叫声,“小鬼子,我操你姥姥!来啊”。“兄弟,这个仇我记下了”,我心里默默说道。后来我打听到,当天日本人血洗了周围好几个战地救护所,用刺刀挑死了几千个来不及撤走的重伤员,有些护士医生不忍心丢下这些伤员选择留下,男的纷纷被杀,女的被摁在病床上轮奸后杀掉,他们痛恨这些救治中国伤兵的医生,男的被砍头,女的被凌辱后下体被日本人用刺刀捅得血肉模糊活活疼死,红十字会的人来收尸时见此场景也忍不住纷纷落泪。

我也在这一刻起被日本人彻底激怒,如果说以前我当兵打仗就是为的升官发财,为了在这乱世有口饭吃,我把他当成一个职业在看待,以至于过去我的战友一个个死在我的面前,我大多时候都表现的惺忪平常,而现在我当兵的目标只有一个,杀光这些日本畜生。此时大半个上海已经沦陷,我一边躲避着日本兵一边打探部队的方向,由于地形不熟,我辗转了几天,终于来到了苏州河附近。

点击切换 [繁体版]    [简体版]